|
 

孤毒 / 泳兒

派台日期: 2021-05-04  
唱片公司:英皇娛樂
作曲:徐浩
填詞:周耀輝
編曲:hirsk
監製:徐浩

謝謝你的支持
簡介

疫情之中,人人忙於洗手戴口罩清潔水渠留在家中等等等等,但求防毒。而在這個講求社交距離的時代裡,也許可以杜絕某些病毒,不過,總有一種病毒依然蔓延,甚至蔓延得更厲害。

是孤毒。

是《孤毒》這首歌的出發點:孤獨是一種病毒,是一種

在骯髒都市誕下就有的病毒
令神經都會哭

看看自己,看看身邊的人,看看車廂裡的人,看看軟件上的人…

一個個在到處寄生
一次次能殘殺靈魂

我們存在都市之中,誰不想找到歸宿,像病毒一樣,從身體到身體,從一個人到另一個人,從一次愛情到另一次愛情,在追尋歸宿的過程裡,卻往往帶來傷害,像病毒一樣。

尋覓什麼的歸宿
其實什麼的身軀有我歸屬

2019年年初,泳兒找來合作多年的詞人周耀輝為整個系列擔任新專輯的概念指導。周老師與泳兒決定以「花」作為主線,透視泳兒心中的種種遐想。2020年,周老師再為泳兒操刀,順著悅目的「花」從地上墮落到地下,流在我們心中的溝渠。

第一首主打歌《溝渠暢泳》延伸王爾德的名句,不管身下淌著多少暗黑的難過、頹廢、殘破、離散,總也一起仰望著星星。

第二波《所有遺失的東西》,提醒我們只要不怕暗黑邋遢,只要我們一步一步走入溝渠裡,不靠眼睛,依賴感觸,就會記起,也許找到。

來到第三波《孤毒》,跟上兩首主打一樣,負責歌詞的周耀輝在定了歌的主題後,寫了一段文字給作曲的徐浩,Terry 在創作的時候希望多做一些實驗,說總要帶來不一樣的感覺。

至於負責演繹的泳兒本來以為這首歌很快很易完成,誰知道卻是一個大挑戰。

「最大的困難是我的聲音如何同呢一個音樂底融為一體。它不像《溝渠暢泳》那樣般過山車的演繹方法,也不是《所有遺失的東西》那一種淡淡然的夭心夭肺。」

對於歌的主題,泳兒卻很有感受:「作為一個歌手其實我時常都感到孤獨。因為在五光十色的背後,回到家我就是自己一個人。我覺得嗰種落差是比很多其他工作來得大。」

泳兒最有感觸的兩句歌詞是:

留不低 叫病毒
離不開 叫孤獨

交到MV導演的手,Sheng 對孤獨的領會是「每個人都會俾孤獨呢一種感覺吸引住,好似燈蛾撲火咁,去尋找嗰個源頭」。

在這個忙著保護自己忙著保持距離的世界裡,詞人周耀輝的願望是,我們還有願望,而還要問的是:

想親溫暖血肉 誰仍舊怕接觸

歌詞

一個個在到處寄生
一次次能殘殺靈魂
恐怕我在世界期待美好
只得到知覺萎縮

需要吻但吻到替身
需要愛而無法愛人
安慰我受創痛其實意中
請穿上淒美面罩去沐浴

為揮之不去某日突發的病毒
讓人間很冷酷

想親溫暖血肉 誰仍舊怕接觸
想跟孔雀散步 誰情願抱黑蜂
尋覓什麼的歸宿
難道什麼的身軀也有歸屬
留不低 叫病毒
離不開 叫孤獨

天葬葬在晦暗與濕
心碎碎在無數裂縫
將兩眼及兩耳全部萎縮
方得到真正美好

古怪嗎 但永遠發生
醜怪嗎 仍嘗試愛人
當過去未過去其實有風
剛吹過 可會願意去暴露

在骯髒都市誕下就有的病毒
令神經都會哭

想親溫暖血肉 誰仍舊怕接觸
想跟孔雀散步 誰情願抱黑蜂
尋覓什麼的歸宿
難道什麼的身軀也有歸屬
留不低 叫病毒
離不開 叫孤獨 Ha...Ha ah....


想親溫暖血肉 誰仍舊怕接觸
想跟孔雀散步 誰情願抱黑蜂
尋覓什麼的歸宿
難道什麼的身軀也有歸屬
留不低 叫病毒
離不開 叫孤獨

想親親你繼續來潛伏到半空
想基因也撼動連時代也祝福
尋覓什麼的歸宿
其實什麼的身軀有我歸屬
誰敢醫 我病毒
誰想知 我孤獨